第1条/共1条  已阅392次    
 

攻坚克难 在医学之巅书写生命之爱
 
大连日报 2020.12.18
 
 









  杜迈 郭茜

    “生命如果有颜色,看上去就像梵高的《向日葵》和《星空》;生命如果有态度,听上去就是贝多芬的《田园》和《英雄》。生命的意义是如此厚重,无论我们怎样全力以赴都不为过……”的确,为了追求生命意义每个人都在用力生活,而在每个人身后都有一群医者在拼尽全力守护生命,他们甚至无数次挑战医学极限,让许多曾经无法想象的突破变成现实、变为奇迹,其中就包括被器官移植领域称为“医学皇冠上明珠”的肝脏移植手术。

    1977年我国开展了人体肝脏移植的尝试,从此揭开了我国临床肝脏移植的序幕。随着经验的积累,尤其是近10年的飞速发展,我国的肝脏移植已跻身于国际先进行列。作为大连地区独具肝脏移植国家准入资格的器官移植中心,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以下简称大医二院)从2001年完成我市首例肝脏移植以来,19年来为近300位几经放弃的终末期肝病患者创造了希望和未来,其中包括两例东北首创成人间活体肝脏移植。经过多年探索与发展,目前手术一年、三年的存活率均达到或接近国内先进水平,是全市甚至辽宁省肝脏移植的主战场,无论是移植的技术水平,还是各科室间的通力配合,大医二院早已成为行业典范。

    从等待供体到成功移植

    多学科联合为生命续航

    没有移植手术之前,终末期肝病患者的生活无法逃脱疾病所带来的痛苦。然而,随着医疗技术的高速发展,外科医生在不断尝试中终于突破极限,实现了器官再利用,让肝脏移植成为可能,让无数生命因此重生。

    对大部分人来说,肝脏移植既陌生又很神秘。实际上,肝脏移植过程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复杂。大医二院肝胆胰外一科主任高振明教授介绍说,有意愿接受肝脏移植的患者首先需要到医院进行全面筛查,经医生严格判断后如果适合移植,则会加入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等待肝源分配。目前,大连地区肝脏供体与受体比例约为1:10,相较于北京、上海等地区受体获得供体的时间会更快一些。一旦有供体出现,医生会立刻对其进行精准评估,并与现有受体进行适配,患者同意后需立刻住院准备手术。

    肝脏移植团队会分为两组,一组医生需要对0~4度低温条件下保存的供体肝进行小心翼翼地处理,每一条血管、管道都要经过仔细游离,以保证后续的血管吻合。与此同时,另一组人则对受体进行切肝手术,将供体肝植入患者体内,并将肝上、肝下腔静脉及门静脉进行吻合,确保吻合口不渗血、不狭窄。整个过程说起来简单,其背后却有着难以想象的艰难,每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因为肝脏移植患者基本都是肝硬化、肝衰等重症病人,身体耐受力差,所以从麻醉到术中再到术后监护都暗藏着巨大风险。

    对麻醉医生而言,如何避免切肝时阻断的下腔静脉、门静脉大血管再次开放时导致心跳停止是一次挑战;对手术医生而言,保证足够的视野同时,确保不伤及已经和肝脏、血管严重缠绕在一起的周围组织,并找到每一根进出肝脏的重要血管,确保门静脉、动脉、胆道等吻合更是一次挑战,因为这将直接影响术后胆道和血管并发症的发生几率;对重症监护室医生而言,患者术后生命平稳又是一次挑战,一方面控制感染需要患者较强的免疫力,另一方面为了预防排斥却需要抑制免疫力,只有足够多的经验才能在感染和排斥间做好平衡。当度过这些生死之关后,后续严格的定期随访将会成为对患者的考验,因为这直接影响了术后的生存期。

    肝脏移植几乎涉及目前医学的各个领域,不仅需要外科团队的高精技术,对于麻醉、ICU、护理、随访等也有非常高的要求,因此团队整体水平领先的大医二院才会成为大连地区肝脏移植专业的引领者。

    从第一例到每一例

    不断挑战高难创造奇迹

    一位伟大的母亲将自己部分肝脏移植给年幼的孩子,大连地区肝脏移植从此在大医二院开启。同样伟大的是28岁的男孩将自己595克肝脏移植到53岁的母亲体内,成为大连首例“子供母”活体肝脏移植。直至今日,这样的伟大依然在大医二院上演,生命在亲属或陌生人间不断被延续。

    大医二院开展肝脏移植手术以来,也曾遇到一例相对特殊的肝脏移植手术。这是一名61岁的终末期肝硬化、肝癌患者,来到大医二院时肝脏早已不堪重负,身体状态不佳,上消化道出血、肝性脑病、继发感染、严重腹水,肝脏移植是唯一的希望。但由于其体重高达220斤,心肺功能差,各项指标根本达不到肝脏移植的手术要求。可是面对家属无比强烈的要求和毫无保留的信任,大医二院肝脏移植团队还是动摇了。多名专家针对患者情况反复会诊,排除万难制定方案,最终近30名医护人员协作奋战,一台长达8小时的肝脏移植手术不负众望等来了它的奇迹。他们都是大医二院近300例肝脏移植中的一个缩影,每一例康复出院患者的背后,凝集的是大医二院移植团队几代人的技术传承和为病患解决实际问题的文化积淀。

    但并非所有人都足够幸运,能够等来肝、等来未来。甚至还有一些人的遗憾令人无奈,因为自己术后的随心所欲和自以为是,而葬送了本该格外珍惜的重生。比如,7年前曾在大医二院进行肝脏移植的肝癌晚期患者,因为依从性差、不定期随访、随意用药等而导致心肌梗死离开人世。高振明主任在谈起这位患者时,惋惜又无奈。他希望每一位肝脏移植患者术后都能按照医嘱定期随访,因为抗排斥药物必须在理想浓度范围内服用,否则浓度高会导致神经损害、高血糖、高血脂等副作用,浓度低则会产生排斥反应。并且个体化非常重要,每个人的用药量不同,常年服用过程中需要在医生指导下不断调整。所以,多年来,定期健康宣教、派专人在门诊随访也是大医二院肝脏移植团队的重中之重。

    从强势专科到全面提升

    以器官移植带动相关学科发展

    因为在肝脏移植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大医二院肝胆胰外科在肝胆胰腺肿瘤综合诊疗、微创外科、慢性肝病的诊疗等领域中也获得突破性发展。

    早在2010年,大医二院肝胆胰外科以国际上先进的肝癌MDT治疗诊疗模式为理念,在国内率先建立了以肝胆胰外科为核心的肝癌综合一体化诊断治疗平台,完美整合肝癌的手术切除、移植、射频消融、介入、放射性粒子植入、靶向药物、生物免疫和中医中药治疗等多种治疗手段,为肝癌患者制定个性化、一体化综合诊断治疗方案,极大提高了肝癌患者的治愈率,取得了很好的临床效果。

    随着肝胆胰外一科胆道微创治疗中心的成立,各种十二指肠疾病都能实现镜下治疗。其中包括年龄超过90岁合并心肺等重要脏器功能障碍、因急性重症胆管炎导致感染性休克、胆源性胰腺炎等复杂、高危ERCP手术。同时也在辽宁省内首次开展了胆管腔内超声(IDUS)、大连市首例的十二指肠镜下胆道肿瘤的射频消融治疗及胰腺假性囊肿的ERCP治疗等国际先进术式,均取得了良好的治疗效果。另外,大医二院肝胆胰外科同时也是辽宁省终末期肝病综合治疗中心。目前,大医二院肝胆胰外科在肝癌的早期诊断和治疗水平方面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