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条/共8024条  已阅1523次    
 
一名耳听不见、口不能言、视力仅0.2的患者来就医

暖心!医患手写十余页纸“说”清病情
 
大连晚报 2020.06.19
 
 









卢嬿耐心地和患者宗阿姨在纸上沟通着。受访者提供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

  记者霍然

  “看到她和家属双双竖起大拇指,嘴里发出我根本听不懂的道谢声,老实说,我有点想哭,一点不像个工作这么多年的大夫。”6月17日,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卢   感慨万千,因为,她接诊了一名耳听不见、口不能言、视力也只有0.2的特殊患者。而陪同就诊的家属竟也是聋哑人,这还是她头一次遇到。一个多小时的诊疗过程,十余页充满“龙飞凤舞”字迹的纸片,加上医生“脑洞大开”的连比划带猜,和患者非常努力的配合与回应,59岁的宗阿姨终于看到了清晰的世界。

  一场无声却又热闹的诊疗

  “大夫您好,我想买眼镜。”“眼睛怎么不好?”“看书,看不清,所以要买。”“走路看远处清楚吗?”“能。”“只是近处看不清,对吗?”“对。”“那我先给你检查度数,再配镜。”这是一场无声的眼科诊疗,记者看到,一张挂号本大小的纸上,黑色是宗阿姨的字迹,蓝黑色则是大医一院眼科医生卢嬿的笔迹。

  为了帮助宗阿姨完成检查,卢嬿连比划带猜,努力帮助宗阿姨去理解医生的表达,完成检查。而令卢嬿感动不已的是,能看出宗阿姨充满了信心和信任,克服自己的困难努力地去配合医生,及时反馈。一个多小时的“超时”检查下来,卢嬿的白大衣都被汗水浸透了。

  在试戴时,卢嬿和宗阿姨更是上演了可爱的一幕。宗阿姨想问卢嬿一个问题,可她和家属都不会写“视频”的“频”字,卢嬿实在猜不出纸片上“可不可行”前面的词是什么。于是,宗阿姨和家属配合表演,诊室里上演“一个比划一个猜”的经典节目,当卢嬿猜出宗阿姨是想问“戴着眼镜看视频可不可以”时,三人都笑了起来。

  

  不屈与信任令医生感动

  其实,配镜并不是多疑难的病例,可为一名低视力聋哑人配镜,这个“挑战”卢嬿还是第一次遇到。因为眼视光疾病不同于其他疾病,它的治疗除了参考设备提供的客观结果,在相当程度上还有赖于依据患者的反馈去做判断,这叫做主觉验光。

  “比如通过红绿平衡测试,判断验配是过矫还是欠矫,这就需要依赖患者的反馈做出微调。”正因如此,眼视光其实从来不提“准确”,而是清晰、舒适、持久。卢嬿说,而这个平常看似很简单的沟通交流,在面对聋哑患者时,却显得有些困难重重。它既没有办法画图解释,也没有办法通过模型演示。

  卢嬿坦言,由于交流有困难,她并没有具体询问,但是猜测她这样的聋哑患者一定是遇到非常多的困难,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会专门跑到医院向医生求助。“很难想象只有0.2视力的聋哑人,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所以当看到宗阿姨在检查中非常努力地去配合医生时,看到宗阿姨终于看到清晰的世界脸上洋溢那种喜悦时,卢嬿的心中五味杂陈,心酸又感动。

  卢嬿说,和患者站在同一战线对抗疾病,这是她的工作,没有什么可值得炫耀的。但是宗阿姨走出诊室时,那含含糊糊的道谢和竖起的大拇指,让她觉得,当医生值了。











 
 
 
<<上一记录 下一记录>>